人居环境大整治丨上海浦东:美丽庭院添新韵

2018年10月29日 09:06中国农业新闻网

【人居环境大整治】

上海浦东新区:美丽庭院添新韵

  本报记者 胡立刚 文/图

浦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、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,浦东的城与乡各占半壁江山,新时代浦东的美丽乡村该是什么样子?

今年6月13日,浦东召开美丽庭院建设现场推进会,区委书记翁祖亮在内的四套领导班子悉数到场,区农委、区妇联等相关区级部门主要负责人,各镇党政主要负责人、相关部门负责人等500余人参加会议。浦东区委召开如此规模的“三农”工作现场会,这些年来并不多见。

2015年,浦东完成了基本农田区域内所有村庄的全面综合整治改造。这一大动作,证明了浦东区委区政府城乡一体化的的决心和担当。这一次的美丽庭院建设,浦东提出了“花小钱办大事”的口号,形成了老百姓的事情“自己想,自己做,自己管”的氛围,短短一个月,试点工作在13个镇31个村67个队组展开,半年后,新区超过一半的队组已开始美丽庭院建设,特别是在现场推进会之后,浦东达成了美丽庭院全覆盖的共识。如今,浦东所有的村和队伍都已启动美丽庭院创建工作。

若非上下求索和美之源,浦东大地岂能迎来如此高效的“美丽”行动?

美丽庭院的建设极大地改善了村容村貌,乡村变得更加宜居。航头镇福善村的陈慧娜在过去的两年中每天早上去静安区上班,晚上便回到村里住。图为陈慧娜和她的爷爷。

工作在城居在乡

“乡村空气好,正变得越来越整洁漂亮,市中心房租又贵,有必要挤在城里吗?”也许,在90后的心里,可能早就没了城乡的纠缠,哪里更自由、更宜居,哪里就是家

“这半年村里变化真是大的嘞!我们过几天就搬去老房子了,老房子那边也很美,这边出租年收入又能增加21万元,我还可以来自己家上班。”今年六十的祝茂花说起这半年村子及家里的变化,高兴得都合不拢嘴。

祝茂花36年前嫁到周浦镇界浜村,和丈夫一起辛辛苦苦造了三间三层的楼房,一家六口住在一起其乐融融,根本没想过有朝一日会主动搬回老房子住。

民宿公司原本打算以18万元的年租价格租用祝茂花家,突然增加三万元敲定这个买卖,是因为祝茂花家所在的界浜村变美了。

祝茂花家门口是近百平方米的水泥地,东边、南边是沿河的菜园子,菜园子里种着玉米、番茄、茄子、空心菜等,隔河是一大片水蜜桃林,站在家门口就能看到等着采摘的白里透红的水蜜桃,“乡味”十足。连接2个菜园子的,是一座木质结构的观景台,精美时尚,和四周浑然一体。

“元旦以前,观景台处还是自家搭的临时用房,村里搞美丽庭院,都拆了,就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,菜园子都围上了竹篱笆、木围栏,看上去就像上海的公园。”祝茂花明白了记者的来意后,前前后后介绍着她家这半年的变化。

祝茂花家所在的2组是界浜村“美丽庭院”的试点,也是记者深入浦东“美丽庭院”所选的第一个村组。早上七点左右,记者就独自在村里转了个遍。

村子实在是太美了!进了村子,和风细雨中的一片翠绿映入眼帘,金黄的丝瓜花、紫色的豇豆花倒映在墨绿的河水中,菜园子里白色的芝麻花、紫色的茄子花跟路边的格桑花争奇斗艳。稍往里走,鸟鸣声、犬吠声声声入耳。

“‘美丽庭院’建设才7个月,民宿产业就露出了端倪,这是意料之外的,有了新业态就不愁没人来,乡村振兴自然有路可循。”村党总支书记、主任姚辉说。

乡村振兴说到底要靠人,特别是大都市郊区,村里有了新业态,村里变美了,留住人和心就不再是一厢情愿的事。

“我们在村口的小花园里就竖起了‘我们一起回乡’的牌子,村里变得这么美,我相信一定会有人才回村发展生活。”站在新南村路口的小花园边,新南村党总支书记盛丽萍笑容满面地说着。

新南村是典型的农业村,耕地面积近3000亩,桃园、葡萄园已成规模,新场“矮脚青”蔬菜品牌也颇具知名度,因此吸引了不少人回乡创业。盛丽萍跟这些人打交道多,知道美丽乡村的生态价值和文化吸引力,因此,浦东开始试点美丽庭院建设,她就主动提出把新南村纳入试点。

航头镇福善村的陈惠娜以实际行动回应着盛丽萍,过去的2年中,她每天早上去静安区上班,晚上回村住。

记者走进航头镇福善村3组时已近正午,气温也越过了30摄氏度,村子里少有人影,看到一老一少坐在家门口聊天,记者就过去打招呼,从而得知这一老一少是90高龄的陈爷爷和他20多岁在静安小学做数学老师的孙女陈惠娜。

“乡村空气好,正变得越来越整洁漂亮,市中心房租又贵,有必要挤在城里吗?”陈惠娜看出记者不太相信她每天回村,笑眯眯地反问。

看着这个恬静文雅的90后,记者禁不住为刚才的“浅薄”难为情。也许,在她们这代人的心里,可能早就没了城乡的纠缠,哪里更自由、更宜居,哪里就是家。

评论一下
评论 共有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
返回顶部